Activity

  • hoellama27 posted an update 1 month ago

    「怕,非常怕,我最怕的就是死了,但是我不想逃避,這一次遇到強者我選擇了逃避,那麼下一次呢,我是不是依舊逃避?」

    李立明頓時無話可說,但雙手依舊沒有鬆開,江落妃繼續說道。

    「我們都是修士,只有越強則強,邁過一個個的難關,我們才會成長,如果一遇到危險就選擇退縮,那自身的心境肯定會受到影響,日後再想提升,難!」

    說完后,江落妃輕輕地撥開了李立明的雙手,繼續往前走去,只留下他一個人愣在那裡。

    李立明此時的臉色有幾分古怪,本想帶著江落妃逃離這裡,但沒想到這傢伙還真的不怕死。

    「哎,本不想這麼費心思的,但現在沒有辦法了……」

    看著江落妃漸漸走遠的背影,李立明喃喃一句,他此時的樣子與平常截然不同,似乎變了一個人似的。

    ……

    依舊是昨天的比武台,但此時圍在這裡的弟子人數與第一場考核完全一樣,都是人山人海,看不到盡頭。

    但由於福迪那些弟子昨天已經被自己滅去十人,所以今天也安靜挺多,起碼沒有人再敢來找麻煩了。

    這裡的人雖然多,但十分安靜,似乎每一個弟子都不敢說話似的。

    「呵呵,已經來了嗎。」

    江落妃覺得不妥,便朝等待區望去,第一眼就看到了一身黑衣的子午,嘴巴露出一絲笑容。

    「今天你要殺死我,就看看你有沒有本事了……」

    不經意地用餘光掃過右手的納戒,心中喃喃一句,江落妃便走了過去。

    「十個弟子,昨天的人數削減了好多。」

    一坐下,江落妃就開始觀察周圍的情況,只看到今天的等待區是有兩個地方,第一個就是自己坐的這個地方,屬於准弟子的休息區,至於第二個等待區,則是真正的外部弟子休息區。

    劍心三考到今天為止已經是最後一天了,一千多人的准弟子到今為止只剩下十人,由此可見如果要進入歸一宗,並非易事。

    「各位準弟子,今天是劍心三考的最後一天了,希望你們都可以取得勝利,成功進入歸一宗。」

    不久,東雨的話音又在觀看台傳出來了,而其餘幾位執事的身影也出現了。

    江落妃眉毛一挑,睜開微閉的雙目,等待了這麼長的時間,終於要開始了。

    「今天的對決與昨日相差不多,都是用劍來對決,但由於參考者需要面對的是真正的外部弟子,所以規則也相對做出了調整。」

    東雨對著准弟子休息區說完,就從納戒中拿出了一張紙,繼續說道。

    「由於外部弟子與准弟子在劍修上的程度大不相同,所以等一會你們也會得到特殊的幫助嗎,與昨天一樣我們會把一絲真元傳給你們,時間為半個時辰。」

    「准弟子與弟子的對決方式,有兩種選擇,第一,准弟子本身擁有的身法、靈符、或者其餘物品可以使用一次,但要面對弟子的全力攻擊。」

    「第二種,准弟子只用手中飛劍攻擊,其餘物品或攻擊身法都不可以使用,而與其對決的弟子會把修為降低到與你們的級別,由我們四位執事監督,戰勝弟子或者弟子釋放出高於對手的修為時,你們就算通過考核。明白的話現在考核就開始吧。」

    聽到東雨的話,江落妃的臉上露出了絲絲笑意,原本自己還以為沒有辦法使用其餘的輔助物品,但現在有了這樣的選擇,一切都要來得容易多了。

    「第一組,方力准弟子對戰外部弟子景固,兩者請上台……」

    今天的對決只是開放了最中間的比武台,每一次就只有一組上台,這樣一來就可以讓其餘的准弟子細心觀看對決,做出準備。

    前幾組的比賽很快就結束了,那些准弟子全部都選擇第二種比賽方式,畢竟對於那些准弟子來說,靈符與身法自身都比較欠缺,在對決中能起到的作用並不是很大,所以他們情願外部弟子降低自身修為。

    五組對決根本沒有用的一個時辰,有兩個准弟子成功通過,一人死亡,其餘兩人都要等待下一次的重考了。 五組對決根本沒有用的一個時辰,有兩個准弟子成功通過,一人死亡,其餘兩人都要等待下一次的重考了。

    雖然在對決之前東雨執事已經說過,不能夠下殺手,但這條規定只不過是說說罷了,所謂刀劍無眼,就算殺死了對手,也是沒有辦法的事。

    「第六組,准弟子江落妃對決外部弟子子午,兩人請上台。」

    終於,江落妃的名字被東雨報出了。

    江落妃睜開雙目,一臉平淡地走上比武台,而子午的身影只是輕輕一閃,比江落妃向前一步走到了台上。

    東雨雙眸流露出一絲擔憂,不過很快就被他掩飾過去,開口問道。

    「江落妃,請選擇對決的方式。」

    「第一種!」

    似乎沒有經過任何考慮,東雨的話音剛落,江落妃就堅定地回答道。

    「哇,她是不是有病!」

    「對啊,難道她不知道子午的修為么!」

    「……」

    一時間,周圍的弟子都吵鬧起來,紛紛都用看白痴的目光看著江落妃。

    子午的身子也微微一震,稍微轉過頭,輕聲說道。

    「你不要後悔,選擇第二種對決,如果你還可以釋放出昨天的劍法,你還有一絲可能,選擇第一種,你必死無疑!」

    江落妃此時也轉過頭看著子午,微微一笑,回答道。

    「謝謝提醒,不過並不需要,我已經決定了。」

    子午聽到江落妃的回答,並沒有再多說什麼。

    東雨的眉頭此時也緊皺起來,雖然他知道江落妃神秘,但要與全盛時期的子午交手,很明顯是不明智的選擇。

    「東雨執事,還愣在這裡幹什麼,她已經選擇了,快點宣布開始吧。」

    就在這個時候,站在東雨身邊的福迪有點不耐煩地說道。

    東雨再看了看江落妃的樣子,隨後似乎非常艱難地吐出兩個字。

    「開始!」

    「咻……」

    一宣布開始,江落妃的身影一瞬間虛幻起來,不退反進,幻速訣踏出,一瞬間就來到了子午的面前。

    「速殺!」

    「鏘!」

    江落妃的動作形如流水,一息之間就完成了擊殺動作,但非常可惜,江落妃的右腿剛要踢中子午的左腹時,一把金色的飛劍突然出現,抵禦住了速殺的攻擊。

    一招未能得手,江落妃的身影爆退,來到了比武台的邊緣,與子午拉開了很長的距離。

    「呵呵,力度不錯,我不用飛劍可能真的會有點麻煩。」

    子午冷笑著說道,隨後用左手把身上的黑袍漸漸退去。

    江落妃一看到子午的樣子,頓時震駭,似乎一下子忘記了子午的危險,整個人愣在那裡。

    這究竟是一副怎樣的身體啊,接近一米九的骨架似乎沒有任何血肉存在,橙黃色的皮膚緊緊地包在骨頭外面。

    最嚇人的還是子午的樣子,光禿禿的腦袋,兩邊的臉頰完全凹陷下去,渾濁的眼珠子極為突出,似乎會隨時掉出來似的。

    紫色有點發黑的嘴唇張開,子午對著一臉震驚的江落妃說道。

    「怎樣,很吃驚嗎,你這麼愣在那裡,如果我剛才出手,你已經死了一百次了。」

    江落妃一聽,思緒立刻回過神來,緊緊地盯著子午。

    子午咧嘴一笑,這笑容十分滲人,他拿起手中的飛劍,輕輕地撫摸著劍身。

    直到現在江落妃才看清楚了這把抵擋住速殺的金色飛劍,只見這飛劍的形狀十分古怪,劍身並不是筆直的,而是像蛇形一般彎彎曲曲,十顆紅寶石鑲在金色的劍身上,顯得十分華麗。

    劍柄也與一般的飛劍不同,呈橢圓形,子午的四隻手指頭緊握劍柄的時候,劍柄後方竟然會有一條金繩纏繞在她的手上,這樣一來,飛劍就被她穩穩地抓在手上了。

    「叮……」

    「提示:血蛇刃,名品飛劍」看到子午手中的飛劍時,神秘字條立刻就有了提示,江落妃一看,眉頭頓時緊皺起來。

    歸一宗雖然是劍修的大宗門,但這裡是外部,就算是資格稍老的弟子也沒有名品飛劍,最多也就是比凡器好一點的飛劍罷了,但沒想到子午手中竟然有一把名品級別的飛劍。

    這樣一來,子午的攻擊效果又會上升一個等次,想要阻擋就更加困難了。

    「喝!」

    子午並沒有過多的廢話,右手一緊,提起血蛇刃爆喝一聲,對著江落妃沖了過去。

    「咻!」

    江落妃看到子午前進的身影,頓時眉頭緊皺,因為他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,就連空氣也似乎被他劃開一般。

    幻速訣立刻踏出,一直以來,江落妃都認為築基大圓滿境界以下的修士都沒有可能比自己快,但此時的子午卻打破了這種想法。

    子午的身影左右連閃,似乎真的一條蛇在前進一般,雖然踏著幻速訣,但子午的身影已經距離自己越來越近了。

    「爆!」

    就在這個時候,右手納戒一閃,江落妃認出一個球體,隨後爆喝一聲。

    「轟!」

    隨著江落妃的話音剛落,這個球體就在子午面前炸開,空氣中似乎燥熱了幾分,一熱浪就這麼散發開來。

    「沒用的!」

    淡紅色的熱浪瞬間被數到劍氣逼退,子午的身影再次前沖,似乎剛才的爆炸對他沒有造成一絲困擾。

    對決才開始不足一刻鐘,但是江落妃的額頭已經布滿了汗水,她發現還是小看了子午的實力。

    剛才扔出去的是從江家帶出來的『火烈珠』,是靈田中某種植物的果實,用真氣灌輸就會發生爆炸,威力雖然比不上法術,但會散發出滾燙的熱量。

    但很顯然,子午這傢伙根本不把火烈珠放在眼裡。

    大婚晚成之前妻來襲 直到現在,江落妃依舊沒有拿出星辰劍,因為他現在要先摸清子午的底細以及出招習慣,畢竟《繁星劍法》所要消耗的真元實在是太多了。

    雖然今天幾位執事幫自己凝聚的真元要比昨天多,但如果把真元用在繁星劍法上,最多也只能攻擊兩次而已,所以每一次攻擊都是十分寶貴的。

    「受死,雙蛇戲舞!」

    好不容易拉開一絲的距離又被子午追上來了,只見他爆喝一句,右手一震,抓著血蛇刃在空中一轉,神奇的一幕頓時出現了。

    「叮……」 好不容易拉開一絲的距離又被子午追上來了,只見他爆喝一句,右手一震,抓著血蛇刃在空中一轉,神奇的一幕頓時出現了。

    「叮……」

    「危險:一品劍元攻擊」「提示:雙蛇戲舞乃《萬蛇劍法》第一式,與『血蛇刃』一同使用,會產生攻擊增幅效果」子午揮動了幾下,血蛇刃往江落妃面前一刺,一道光刃從劍尖噴發而出,在空中劃出一道弧線,這道金色的劍氣立刻化為兩道,在陽光的照耀下,竟然變成了兩條嬰兒手臂般粗細的金蛇。

    金蛇吐著信子,快要來到江落妃面前的時候突然張開血盆大嘴,尖銳的牙齒如同實體般呈現在江落妃面前。

    「啥玩意,不是劍法么,怎麼會有蛇!」

    看到這一幕,江落妃心中暗罵一句,速度再次加快,台下觀看的弟子都驚訝得說不出話來,因為江落妃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,根本捕捉不到真實的身影,只看到一條長長的殘影。

    「哼,逃不了的!」

    子午一直緊追著江落妃,就好像貓捉老鼠一般,隨之冷哼一句,血蛇刃一揮,劍身上其中一顆紅寶石光茫大放,朝著空中的兩條金蛇射去。

    「哧……」

    紅光****在金蛇的頭部,似乎給予了他們某種力量一般,速度再次提升,眼看下一刻就要咬在江落妃的脖子上面了。

    「不行,速度不夠快!」

    江落妃一咬牙,迅速在納戒中拿出一張靈符,朝著自己後方扔了出去。

    「龜甲護體!」

    「龜甲護體符:中級靈符,幻化出堅硬的龜甲,能夠抵禦強烈的攻擊,抵禦攻擊一次攻擊后消失」靈符光茫一閃,瞬間幻化出一個高達兩米的龜甲,就這麼把江落妃與子午的身影隔了開來。

    「砰!」

    兩人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,這龜甲突然出現,那兩條金蛇根本來不及反應,直接就撞了上去,發出沉悶的響聲。

    「格拉……」

    兩米高的龜甲上頓時出現道道裂縫,隨後就化為點點光茫,消失在空氣之中,而子午的身影也在這個時候出現了。

    他看著江落妃,自己的招式被抵擋了,沒有絲毫怒意,反而面帶一絲笑容,也不再前進,就這麼站在原地。

    江落妃當然不會放過這樣的休息機會,立刻停下身子,喘著粗氣,同樣盯著子午。

    「靈符!呵呵,好傢夥,這麼有錢。」

    東雨看到這一幕,心中大大地鬆了一口氣,隨後喃喃一句。

    福迪的臉上沒有絲毫變化,畢竟此時江落妃不管是生還是死,都會對自己有利用的價值。

    ……

    「我還以為她抵擋不了子午這次攻擊呢,沒想到這傢伙也挺有錢的嘛。」

    江落妃對決子午,這麼重要的時刻當然少不了宇文兄妹以及文力航,而文力航似乎不太看好江落妃,此時喃喃道。